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这几年欧美国家逐渐认可了我们的方法

  对于一些癌症晚期患者,昂贵的海外就医费用并不一定能换来更好的效果。张晓东还记得,她有个患了癌症的朋友,听说德国有一种“特别高级的仪器”可以使用,便通过中介到了德国。最终,在花了十万元的中介费和数目可观的治疗费用后,“得到的治疗意见和国内完全一样”。
 
  “在我们国家,有些时候对于癌症晚期的治疗本来就属于过度医疗。”张晓东解释,“而在国外按照诊疗规范,对于晚期病人,医生可能更早地宣布放弃。”
 
  还有些癌症,在中国可能享受比欧美更为先进的治疗技术。“比如淋巴癌、鼻咽癌,在我国发病比较多,在欧美发病很少,临床的数据就很少,很难对新的治疗手段开展实验。”潘战和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林东昕也表示:“在癌症防治方面,不少发达国家的经验可以借鉴,但却是有一部分可以用,而很多治疗措施包括所用药物,用在我国人群中是不适用的,我们必须有自己研发的抗癌药物和治疗方法。”
 
  在中国青年报2014年的一篇题为《癌症患者海外就医:看上去很美》的报道中,也从侧面佐证了上述院士的说法。报道称:
 
  中美之间医疗技术的差距,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大。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肿瘤专科医生潘战和以胃癌手术为例,欧美国家主张淋巴清扫范围较小的D1手术,我国实行淋巴清扫范围更大的D2手术,“这几年欧美国家逐渐认可了我们的方法。”他说。
 
  “就消化道癌来说国内外差别并不是很大。比如结直肠癌,在各个分期上,北上广的几个大型肿瘤医院五年生存率和欧美并没有太大差异。”来自北大肿瘤医院的张晓东说。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4-17  【打印此页】  【关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