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再下调让出一部分利润给患者

  还有部分企业表态,愿意在国家降税的基础上,再下调让出一部分利润给患者。
 
  丁锦希教授认为,国家主管部门还应与企业充分沟通,在核实药品流通各环节的真实加价和开票纳税情况的基础上,指导企业精准测算药品价格降幅,合理降价,既保证将降税额度全部让利于民,又不干扰市场正常运行机制。
 
  观察
 
  提高抗癌药可支付性,政府要打“组合拳”
 
  此次降税政策是我国政府提高抗癌药品可支付性“组合拳”的第一招。与此同时,专家建议政府应建立价格调控引导机制,全面提升治疗严重疾病的高值药品可支付性。
 
  丁锦希教授撰文指出,一方面,从需求侧着手,构建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完善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发挥医保“战略性集团购买”能力,促进高值药品以合理支付标准尽快纳入医保。
 
  近期,国家医保局正在开展抗癌药品医保专项谈判工作。6月下旬,机构改革后新组建的国家医保局首度发布消息称,对医保目录外的独家抗癌药,有关部门将开展准入谈判,由医保经办机构与企业协商确定合理的价格后纳入目录范围,有效平衡患者临床需求、企业合理利润和基金承受能力。
 
  另一方面,丁锦希教授认为,还应从供给侧出发,促进优质仿制药在专利到期后快速上市,利用市场竞争机制引导药品价格下降,这是降低抗癌药品价格的根本之策。
 
  2017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希望通过仿制药质量与疗效一致性评价等措施促进仿制药研发、提升仿制药质量疗效。
 
  南都记者获悉国家医保局正在部署医保目录内抗癌药物集中采购工作,发挥“以量换价”引导药品价格调整的作用。
 
  丁锦希教授说,只要坚持“以患者为中心”的理念,持续不断推进政府多部门的综合施治,抗癌药品的可支付性一定会日益提升。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8-11  【打印此页】  【关闭

0